性别与教育:女性主义社会学的想象

点击数:1 借阅数: 0

作者:台湾教育社会学学会

出版社:学富文化

出版年:2018.5.1

出版地:台湾

格式:

ISBN:9789865713515

《台湾教育社会学研究》期刊发行至今已近二十年。综观2001至2016年所有论文,与性别相关者数量颇丰,本书共收录十四篇论文,作者群于选文后增补「反思」,一方面重行思考并更新,另一方面也对后续研究有所期许。 无论就主题内容或研究设计,选文力求极大化多样性,概分五类:第一类是基本理念探究,其后四类大致可以分为学校教育及非学校教育,前者又依学校内的两大主体加以区分:学生、教师,学生部分分为性别区隔及性别的交织性,后者则更广泛地探讨其性别处境,涉及不同任教阶段。同样重要的是,非学校教育场域的相关研究亦已逐渐浮现,虽然绝大多数的研究目光都朝向学校教育,但就广义而言,教育无所不在,扩大社会学的想像有其必要。 Nancy Fraser(2013)在其《女性主义的命运》一书中指出,平等和差异虽各有支持者,却往往陷入僵局,但皆非性别正义的可行概念,同时忧心强调肯认差异的认同政治可能会削弱进而取代致力于政治经济重分配的奋斗。然而她也表示,就像所有以解放为诉求的社会运动,规范的理论化(normative theorizing)仍是女性主义不可或缺的智识大业,必须提供一个愿景目标,以及一些标准用以评估各种达标的提议。她的建议是将性别正义重新概念化为一个复杂的概念,不等同于任何单一价值,无论是平等、差异或其他,而是由多元的规范原则组成,既包含平等,也涵盖差异,以及其他尚未被二者重视的,最重要的是,每一个价值都要同时被尊重,以达致性别正义。至于哪些原则构成性别正义,无法自外于特定的时空背景,Nancy Fraser立基于美国后社会福利国家以及全球化的世界,提出七项原则作为性别正义指标:反贫穷、反剥削、收入平等、休闲时间平等、尊重的平等、反边缘化、反男性中心,并指出要使这些彼此冲突的原则得以并存,有待女性主义者继续论辩与研究。 在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来临之际,《台湾教育社会学研究》出刊也将同步迈入第三个十年,期待更多女性主义╱教育╱社会学学者针对台湾社会情境进行思想实验,继续深究基本理念,检视整体的教育场域,包括学校教育及其以外的范畴,是否╱如何朝向性别正义之路前进? ──杨巧玲